嘉祥牧旺养殖厂常年为全国新老客户提供德保矮马|旅游用马|影视用马|骑乘用马|半血马|混血马等优质马匹良种!
有限公司
产品分类
骑 乘 马
矮 马
纯 血 马
半 血 马
混 血 马
伊 犁 马
三 河 马
蒙 古 马
阿 拉 伯 马
骑马用品
联系我们
嘉祥牧旺养殖厂
经理: 鲁守湖
电话: 0537-6781239
手机: 15554780008
微信: 15554780008
QQ: 11876585
网址: www.sdmwmy.com
地址: 山东省嘉祥县济董路189号
  嘉祥牧旺养殖厂 >> 新闻详情
 

骑马的瘾

来源:本站 作者:c 日期:2015-11-12 0:24:41 浏览次数:560

 我在草原上不懂事儿,骑马太疯。以为能骑着胡跑就叫做会骑马。后来才知道骑马包括对马身体状况的了解和它思想的感悟,还包括对它的体贴和喂养。可那时的我是一无所知,结果就骑死了我的大黄马。  

  但是当我离开了草原,却发生了很多与马有关的故事。

  一次是在西藏,我因为政治问题(反对样板戏和张铁生)被命令下乡“深入生活”。在一个叫列麦的山沟沟里打了一年石头。说来,在西藏工作的五年里最最值得回忆的也就只有这一年了。在那个隆子县派出所里有个女所长,藏族,是个独眼龙。但她却打枪极准,我亲眼看到她一枪就打下天空中飞翔的野鸽子。她刚见到我的时候,对我并不好。大概有人告诉过她我的情况也未可知。她有一匹高头大马,菊花青。据说方圆数十里的男子没有谁敢骑一骑试试的。那马太烈,能把生人翻下来。当她到我所劳动的公社办事的时候,我曾请求她允许我上去试试,却遭到了拒绝。但秋实大概能理解我,那种诱惑是受不了的。所以趁她进屋,我就来到马的身边。那马十分警惕地打着响鼻,威胁地刨动着前蹄。我看着它,很温和也很自信地慢慢伸出手在它脖子上挠了一下,它浑身抖动了一下,再摸时便好多了。我用手挠着它的下巴,它安静下来。我很仔细地抚摸它,凑得很近,让它习惯我的气息。看来它知道我是个通情达理的人了,因为它主动用脑袋在我的手上蹭。于是我偷偷解下马龙头,窜了上去。 

  那马依然是发狂了,先立起前腿站了起来,然后就向前狂奔。但仅仅是跑,无论多快也不可能将一个放了多年马的人摔下来。关键是如何将它站住。我先只是配合着它稳稳地跑,小心观察地面上别有什么突然让它受惊的异物(比如一张纸片)。后来,我对它轻轻地吆喝了两声,又伸手在它的脖颈上拍了两下,意思是“行啦,停下歇歇吧。”果然它放慢了速度。我拨转回马头,慢慢地向回走。当我来到公社时,女所长已经站在了屋子外边,双手插着腰。我心里说:“不好,这独眼龙要跟我玩命!”可当我下得马来,她却奇怪地看看我,又看看马,什么也没说。牵过马就走了。
  又过了大概一个多星期吧?记不得了。那女所长来了,到我住的地方,对我笑着说,还以为你得被摔死呢!这马有三年没有别人踫过了。别说骑,他们连摸都不能摸。上次邻县的一个民兵连长摸了一下,它竟然在人家的胸脯上狠咬一口,吓得那人直叫:“这不是马!是狗!”女所长问:“那天它没咬你吗?”我说没,它真的挺老实。“老实?”女所长叫道,“三年前,最后一个人骑它,那是个康巴汉子,来这里参观的

[1] [2]  下一页


上一条新闻:马靴撩人      下一条新闻:蒙古族下马酒的来历

在线客服